【起翦頗牧】李牧,不得其主的悲哀

來源: 金老ㄕ的教學日誌

能成為一個正面形象的名將,非常不容易。以戰國四名將來說,廉頗給我的印象就留下些瑕疵,因為他老兄有過吃敗仗的紀錄(也就是在長平之戰中小輸給王齕後被迫採取守勢),在四人中的戰績表現最居下風。

王翦雖然所向無敵並且有滅六國的戰績加持,但他背後有著秦國在當時絕對的戰略優勢加持。雖然他也有打過硬戰,例如:滅楚之戰,但王翦在率領60萬優勢人馬的情況下,卻選擇與楚軍展開長期對峙,一直熬到楚軍因資源補給困難後撤時,這才全線進攻取得勝利。這樣的用兵充分發揮秦國國立強大的長處,使得王翦能在最小的傷亡下取得最大的勝利,但有種勝之不武的感覺。(這也是成為名將的困難之處:如果沒有以少擊多或是擊敗神一樣的對手,就很難有額外亮點的加分。)

白起的能力之強我想是無庸置疑的,他領軍前期屢次以少擊多,而且殲敵無數還一生不敗,是我心目中最感到畏懼的戰將。但也正是他殺人如麻這一點,讓白起的品德評價超低,因此很難被後世奉為高大上的名將(甚至有民間傳說還設定了,他下地獄後每天都要被處死一次的橋段,可見白起有多麼不受後人歡迎)。(這裡要插播一句,在先前的系列文中,我也逐一為以上人物辯駁品評,有興趣的朋友歡迎爬文觀閱呀。)所以最後一位戰國四名將就顯得特別難得,他本人不僅能力高強,而且還能在絕對的劣勢下獲得勝利,並且在品格上也沒有非議的紀錄。李牧,我心目中最尊敬的戰國名將,一個令人惋惜的存在。

李牧,戰國後期的趙國名將,最初登場在史冊上,是他奉趙王命令駐守於代郡及雁門郡(今日的山西省境內)好防範北方的匈奴。

當時李牧享有軍政特權,不只統兵,還可以在駐防城市抽取稅收作為軍費。李牧的軍費有多少呢?歷史並沒有記錄下詳細的數字,但從一件事可看出那是一筆巨款,因為李牧下令:「每天宰牛犒賞士兵。」雖然大家都知道牛肉在眾多肉類中價格比較高,但因為現在牛肉麵店林立以及購買方便,所以牛肉似乎也沒多了不起。

但在以農業為主的古代社會,牛是耕田用的重要生產力,不但不會輕易屠宰,而且許多朝代還有規定擅殺牛者要判處死刑的嚴懲(宋代有名的包拯,就曾經主持過一場毀損牛隻的案例,可見牛在民間被重視的程度),就算在現代,一些維持傳統農業的非洲部落,仍以擁有牛隻的多寡判定誰比較有錢,由此可以想像牛在古代的財富意義。李牧所處的周代則有《禮記》記載:「諸侯無故不殺牛。」連諸侯都只能在有貴客或是祭祀時才考慮宰牛,現在各位應該能了解李牧每天讓士卒吃牛肉是多麼奢侈的一件事。於是李牧和他手下的邊防軍大兵們,基本維持:吃肉、睡覺、打東東……說錯了,是打模擬戰的日常,而且這樣的日常還維持了好幾年的時間。可面對外患匈奴的入侵,李牧只命令軍隊退入營壘固守,還宣布膽敢出戰者一律斬首,這就讓趙王非常不滿。

「李牧你花了錢倒是拿出點成績呀?結果你老兄每次都在避戰,根本是消極怠工,拿錢不幹事呀!」

非但趙王不滿意李牧的表現,匈奴人認為李牧沒種,邊防軍則認為自己的統帥是小孬孬一枚;這期間趙王常斥責李牧避戰的表現,但李牧的反應是:我就當沒聽見,我想幹啥就繼續幹啥。

終於趙王宣布:「將李牧撤職!」於是新任將領接替了邊防軍司令的位置,並宣布:「接下來匈奴人再敢侵犯,我們趙人必定還擊,誓要他們付出代價!」

熱血敢戰的新統帥上任一段時間後,結果就是:趙軍敗多勝少,損失慘重。

趙王算盤一打,發現:「這還不如李牧避戰的表現呀。」於是趙王不甘心的請求李牧重新擔任邊防軍司令,而李牧的反應是:「對不起,我病了,是沒法再工作了。」(如果有看過前幾篇系列文的朋友,立馬就會知道:行話又出現了。)趙王多少有點政治經驗:「跟我玩裝病?不行,李將軍你必須接受寡人的命令。」李牧說:「你真要我官復原職,就要對我絕對的尊重,不得干涉我的策略。」
在趙王的允諾下,李牧重新掌管了邊防軍,並維持先前堅守不戰的策略。幾年下來,匈奴一無所獲,邊境重新回穩,而邊防軍也各個身強馬壯(每天吃牛肉加重量訓練,我想邊防軍每個人應該都是肌肉猛男吧)。最重要的是,邊防軍渾身精力沒法發洩,看著城外的匈奴人耀武揚威,邊防軍表示:「林北不領薪水也要殺爆這些渾蛋!」

「是時候了。」某一天,匈奴人驚喜的發現,竟有一大群趙國牧民在野外驅趕牲畜放牧,自從李牧那膽小卻又謹慎的龜孫子上任後,這種無防備的肥羊基本就沒見過。

「那還等什麼?搶!」匈奴人開始劫掠,而趙國軍隊急忙趕來保衛牧民,雙方稍一交手,匈奴人意外的發現:「趙軍根本不經打,甚至還不會逃,竟然隨便就被我們抓了幾千人,遜斃了!」於是匈奴人決定:「召集所有可戰之兵,直接入侵趙國的防線,此戰我們必勝,然後就是搶錢、搶糧、搶娘們!」

懷著強烈的渴望,匈奴大軍一路殺奔至趙國防線附近,即便看到眼前已經有為數不少的趙國步兵排好方陣,他們也只有一個念頭:「搶錢、搶糧、搶娘們!必勝!」

咻咻咻咻咻咻~~~

匈奴人只覺得眼前黯淡無光,因為密集如雨的箭矢自三面竄出,還沒能反應過來,衝在最前面的匈奴騎兵已全數陣亡。

「陷阱!」

領軍的單于一聲慘叫,話音未落,趙國伏兵自兩旁殺出,他們騎術精湛而且手上的弓箭致命無比,正是趙國傲視七雄間「胡服騎射」的精銳騎兵,更重要的是……他們每個人都仇恨值爆表。

「叫你們囂張!看你們還敢囂張!」

埋伏的弓兵持續放箭,騎射部隊則倚仗靈活的機動力進一步貼近打擊,就連本來作為防禦的趙國方陣都轉守為攻,步兵與重型馬戰車無情地輾壓來不及撤退的匈奴人。

這次伏擊,李牧將匈奴主力徹底打殘,在隨後的追擊中,匈奴前後損失10萬多騎兵,李牧還順道將襜襤、東胡兩個外族部落攻滅,另一個外患林胡則立馬認慫投降。一場戰役後,直至趙國滅亡的近50年時間,趙國北方再無外患。

從李牧破匈奴的戰役來看,他很像是擅長拔刀術的居合道高手,平常不出手看起來沒啥威力,真等他出手,還沒想明白,敵人已經中招倒地,殺人完全不用第二招。時間來到西元前243年,趙國發生了一件大事,戰功顯赫的頭牌將領─廉頗,落跑了(廉頗落跑的原因,可在廉頗篇複習)!這對於國勢日衰的趙國來說,無疑是重大危機,但卻是李牧升職的良機。這一年,李牧擔任國相(也就是丞相),並率軍攻打燕國奪取武遂、方城兩地,成為支撐趙國的頭牌將領。西元前234年,秦王贏政(就是日後的秦始皇)派秦將桓齮攻打趙國,雖然歷史上對於桓齮領軍的紀錄並不多(我只有查到在此前3年,桓齮曾與名將王翦搭配,拿去趙國的9座城市),但這次出擊的戰果卻讓我心驚,因為除了攻克趙國的平陽、武城二地,史書還記錄他:「斬首10萬。」可見桓齮用兵之兇猛。

隔年,桓齮再次率軍從上黨郡翻越太行山進攻趙國。面對秦國的強勢進攻,趙幽繆王已無人可用,只能任命李牧為大將軍並率北方的邊防軍迎擊。歷史並沒有詳細記錄李牧是如何用兵,但結果是…..李牧將10多萬秦軍全數殲滅,重挫秦國的攻勢。眼看李牧頑強,秦國在西元前232年再次進攻趙國時,直接派出了頭牌將領─王翦。

這是一場戰國四名將間的對決,甚至可以說是中國戰史上不可多得的夢幻對決,究竟誰勝誰負?……很遺憾,史料還是沒有記錄詳細的過程,只保留了最後結果:

李牧戰術性獲勝(擊退王翦的主力軍軍隊)、王翦有戰略性成果(他派出的分遣部隊攻下數座趙國城市)。老ㄕ其實非常好奇:王翦會不會對這場戰役心有不甘(在史料中,這是王翦唯一被擊退的紀錄)?但擊退秦軍的李牧卻也沒太多喜悅的時間,因為接下來韓國跟魏國試圖趁虛而入,所以李牧繼續領軍抵抗入侵,結果是:通、通、打、贏、了。

此時的趙國就像是一棟危樓,屋破、牆裂、漏水、頂缺,但李牧卻是一根不倒的支柱,讓危在旦夕的趙國殘而不倒。可無奈的是,似乎連上天都遺棄了趙國。

西元前231年,趙國北方的代郡發生大地震,眾多地區的房屋倒塌大半。隔年,趙國因天災而陷入饑荒,這對連年征戰、損兵折將的趙國無疑是雪上加霜。

先前兩次挫敗的秦國決定:「趁你病要你命!」

西元前229年,數十萬秦軍兵分三路,一路由王翦統率主攻趙國中部,一路由楊端和統率主攻包含趙國首都邯鄲在內的南部地區,一路由李信統率進攻趙國北部。面對前所未有的強攻,趙幽繆王派李牧為主將、司馬尚為副將,率軍禦敵。

說真的,光看戰場形勢,缺兵少糧又被多路進攻的趙國已經是絕望,可我相信,當時的秦軍肯定是戒慎恐懼,趙軍則是意志頑強。原因無他……李牧,那個在眾多劣勢下卻從未在戰場上被擊敗的李牧代表著無限可能。而這將是李牧以及王翦這兩位戰國名將的二次夢幻對決,究竟是王翦復仇成功?還是李牧再創不敗?……答案是:戰爭沒有浪漫,只有勝負。秦王嬴政對於李牧別有計畫:「既然我在戰場上勝不了你,那就在戰場以外要你完蛋!」

秦王收買了李牧在趙國的政敵,讓他們誣陷李牧企圖背叛趙國。為了讓謊言顯得真實,這次收買對象包含:趙國寵臣郭開、寵臣韓倉、趙幽繆王的老母,務求讓趙幽繆王無論在辦公、在民間、在休息,甚至跟家人聊天都會聽到李牧的別有用心。三人成虎的效力是很顯著地,趙幽繆王派使者追悼李牧軍中下令:「免除帶兵職務,交出兵權並聽候發落。」

李牧的反應是:拒、絕、接、受!

以能力而論,李牧是唯一在危局中有機會擊敗秦軍的希望。所以他拒絕接受趙王荒唐到無異於亡國的命令,或許他還想像以前一樣,跟趙王據理力爭並用專業能力證明領導的判斷錯誤,從而再一次穩固統帥權。

可惜,李牧的上司─趙幽繆王,明顯比之前的君主在思維上更低一檔次。當他聽到李牧違抗命令的消息,他下令:「把李牧給我殺了!」李牧死了。

李牧死後三個月,王翦率軍掛掉了趙軍新任統帥─那個不知道算哪顆蔥的趙蔥,並攻陷趙國首都邯鄲,趙幽繆王被俘,雖有小部分趙國貴族勉強保留北方一小塊國土苟延殘喘,但趙國實質上已經亡矣。

比起前輩廉頗,李牧的結局更加悲劇。一個有能力、有擔當、有節操的超強將領,竟是死於自己人之手?老ㄕ毫不猶豫地對趙幽繆王表示:「自己作死的蠢貨!」而會有這樣極端的表達,也實在出於我對李牧的不捨。

對於李牧是否能再一次擊敗秦國,我個人覺得這雖然充滿懸念,但如果把時間拉長來看,秦趙兩國在總體戰力上差距日漸擴大,資源上的短缺終將使李牧無能為力(如果以二戰來舉例,在北非所向披靡的隆美爾,最終也因資源匱乏而戰敗),所以比起註定的軍事結果,我更想討論一個充滿可能性的問題:面對趙王的罷免及逼殺,李牧除了自殺還有別的選擇嗎?答案是……有,那就是逃。舉戰國時期的一位有名武將為例,而且這人李牧應該也不陌生,那就是燕國的樂毅。

樂毅曾經率軍佔領齊國大片土地,但後來繼位的燕王懷疑樂毅的忠誠,樂毅就立刻逃走,最後安享晚年(順帶一提,樂毅就是逃到趙國,他的宗族因此在趙國擁有不小的勢力及知名度,所以我才說李牧應該對樂毅不陌生)。

換在今日的職場社會,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,所謂的忠誠或是向心力不是來自於公司強加的道德觀,而是公司是否能滿足員工需求(像是:薪水、待遇、理念的實踐可能性……);若按戰國時代的情景來說,國君你不能讓我發揮專業或是不給我尊重跟安全感,我幹嘛為你賣命?我大可另謀高就。

依李牧的才華,逃亡國外、投降秦國,都可以獲得相當高的待遇,至不濟,隱姓埋名藏於民間也是一個退路。逃,絕對是一個可行的求生之路。但李牧沒有逃。他選擇堅持己見,這個看來最笨也是最直接的選項。讓我們把時間快轉到李牧身亡的數十年後的漢文帝時代。

有一次漢文帝碰到一個祖先是趙國人的馮唐,文帝說:「我聽說趙國以前有名將軍叫李齊,打仗非常有本事,你聽說過這號人物嗎?」

馮唐說:「李齊是有本事,但廉頗以及李牧的本事比他更大。」

漢文帝感嘆地說:「太可惜了!朕要是有廉頗、李牧為將,就不必為匈奴發愁了。」

馮唐卻說:「陛下雖得廉頗、李牧,你也用不了他們。」

史記紀錄文帝的反應是「上怒」,畢竟馮唐的回應太打臉了。但文帝的過人之處,就是他並沒有當場發飆,而是先打道回府生悶氣,之後再找馮唐質問:「公奈何當眾辱我?有些話是不會私底下再說膩?現在朕問你,你為何說我用不了廉頗、李牧?」

馮唐說:「我聽說上古時候的國君派遣大將,會對出征的將帥說:

『朝廷内的事,由寡人作主;朝廷外的事由將軍判斷。』臣的祖父曾說,李牧以前為趙國防守邊境時,可以自由地使用邊境地區的錢糧而且不受中央朝廷的干涉,他才能率領精兵強將大破匈奴。現在我聽說魏尚擔任雲中守防禦匈奴,也是會運用邊境地區的錢糧甚至還自己貼錢去犒賞士卒,所以士卒無不拼命作戰,讓匈奴不敢犯境。但前一陣子,魏尚擊敗匈奴的入侵,在上報戰果時,卻因多報了六顆首級就被削職查辦 。從這件事來看,陛下雖得廉頗、李牧,也不能重用。」

漢文帝聽完馮唐的說辭,反應是:立刻宣布赦免魏尚,並且任命馮唐為車騎都尉。

如果李牧效命的君主,是知錯能改的漢文帝,是在軍事改革大破大立的趙武靈王,甚至是任用廉頗、藺相如、趙奢並能讓他們各盡所長的趙惠文王,李牧豈會落得自殺的下場呢?

惜哉,李牧。千里馬有之,但伯樂不常有。有能者常見,才德兼備者少有。世事總是不完美,所以讓人忍不住地嘆息……

Add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