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奧姆真理教專題】世紀末的恐怖戰爭:東京地下鐵沙林毒氣事件‧前篇

來源: 疑案辦

「我要取天皇而代之!」濃濃中二感的「日本香巴拉計畫」

隨著奧姆真理教的勢力逐漸擴大,教祖麻原彰晃(松本智津夫)的妄想也越發膨脹。他的「日本香巴拉計畫」越來越完整。他想要取日本政府而代之,自立為「神聖法皇」,並且把日本改造為政教合一的君主專制國家。

這個光是說起來就讓人感到濃濃中二感的計畫,麻原卻非常認真地實行。他在教團本部「上九一色村」模仿日本現行的內閣制,建立了影子政府,設立了「外務省」(對外事務部)、「大藏省」(財政部)等總計23個單位。

這麼龐大的組織,所需的經費也很驚人。奧姆真理教為了支付這驚人的開銷,不僅開設多間公司,更要求出家信徒要「捨棄身外之物」。怎麼捨棄呢?當然是把錢、資產和土地通通捐給神聖法皇囉!畢竟,法皇會把大家都照顧得好好的,讓大家有得吃、有得住,還可以得救,相較之下,區區世俗財產,又算得了什麼呢?

人是一種很有意思的生物。不斷地累積財富會讓我們感到有所成就,不斷地捨棄物品也同樣地讓我們感到身心輕鬆。或許是因為我們追求的並不真正是財富或物品,而是「達到目標」的成就感吧?奧姆真理教正是看中了人心的這個空隙,並巧妙地設下了引導的步驟──捨棄越多,覺悟越高,越有可能升上教團中的高位,而得到師父的親自引導噢──被這樣子趁隙而入的信徒們,就在「為了更接近得救」、「為了加深對師父的信仰心」之類的理由下,紛紛同意捐贈財產,遁世出家。

目黑公證人事務所所長綁架殺害事件

但當奧姆需要的金流越發龐大,而教中高層也越發狂熱化的時候,他們勸誘「捐獻」的手段,也就變得越來越粗暴。加上在先前的松本沙林毒氣事件、坂本律師滅門慘案等重大案件中,奧姆真理教都全身而退,這也使得教徒們越發堅信教祖的威能。

因此,只要是為了「謢教」,無論手段多麼殘暴,教祖都會贊同我們、保護我們的──正是在這樣的思想下,導致了1995年2月28日的目黑公證人事務所所長綁架殺害事件。

事件被害者仮谷清志的妹妹,在兩年前進入奧姆真理教,兩年來布施了數千萬日圓給教團,但教團並不以此為滿足,要求她也必須捐出她名下的事務所土地(時價約2億7千萬日圓)。此時,仮谷清志的妹妹赫然發現教團的真面目,於是趁教團放鬆戒備時逃到哥哥家。仮谷清志將害怕遭到報復或綁架的妹妹藏了起來。

發現會下金蛋的鵝飛走了之後,奧姆真理教不願就此干休。決定要從仮谷清志處問出其妹的行蹤,於是趁他走出事務所時,當街擄人,飛車載到上九一色村。接著,對他施打有鎮靜劑效果,也被拿來做安樂死藥劑的麻醉劑「硫噴妥鈉」,希望能在仮谷意識不清時問到情報。但是他們劑量沒有拿準,於是仮谷就這樣死了。

令人髮指的是,當時麻原指派了一名負責這個「專案」的負責人。他在還不知道仮谷已經死亡的狀況下,狠狠地勒住仮谷的脖子。

仮谷死亡後,他的遺體由中川智正為首的數名信徒用焚化爐燒成灰,並將骨灰灑落本栖湖,以掩蓋事件。聽聞死亡事件的麻原,對信徒說「受害者是我前世的弟子,他前世向我要求要做頗瓦修行,我現在實現了與他的約定了。」所謂的「頗瓦修行」(ポア),原本是密宗中的一種修練方式,但在麻原的詮釋下,卻被限縮為「透過被殺而澄清己身惡業,進而得救」的概念。

「我殺你是為你好!」奧姆真理教的詭異邏輯

奧姆真理教的信徒之所以會犯下東京沙林毒氣事件,和這個「我殺你是為你好」的邏輯有著絕對的關聯。

與坂本律師一家被害時不同,仮谷被擄走時是在光天化日之下,有許多民眾目擊了此事。警方因而展開了搜查。在搜查過程中,在被用來擄人的出租車輛上,找到了仮谷的指紋,與奧姆真理教信徒松本剛的指紋。奧姆真理教的信徒與案件有重大關聯的事實,已然無可迴避。

3月4日,報導奧姆真理教與仮谷綁架事件有關的朝日新聞社,遭奧姆真理教控告毀謗。然而大眾傳媒並不因此而卻步。在大量的報導下,有一萬人參加了3月18日舉辦的「從奧姆真理教救出仮谷清志先生」的集會。

在有著確切證據,而社會又如此關注的目光下,警視廳終於決定要搜索奧姆真理教的教團本部「上九一色村」。由於上九一色村裡的秘密實在太多了,一旦被搜索,幾乎可以確定奧姆真理教必然走向覆亡的命運。麻原彰晃該怎麼辦呢?

AK47、炭疽病,與雀屏中選的沙林毒氣

先前說到,在教團內部,模仿了日本政府,設置了類似影子內閣的組織。在這之中,負責研發武器的「科學技術省」,是最受麻原看重的部門之一。

儘管麻原以社會標準來說,是一個低學歷值高幻想值的人物,但並不代表圍繞在他身邊的人都是如此。相反地,麻原的親信中,不少是日本公認的菁英份子階級──或者說,麻原非常喜歡菁英份子,要當上他的親信,往往必須是一流大學畢業的人物。科學技術省的負責人村井秀夫也不例外。

出生於大阪府的村井秀夫,在高中畢業後以優秀地成績進入大阪大學物理系就讀,之後順利地升上了碩士班,研究宇宙物理學,是X光領域的專家。他在1987年加入奧姆真理教,很快地便因充沛的信仰心與高超的學識成了麻原的愛徒,並在1994年被任命為「科學技術省大臣」。

村井並未讓賞識他的教主失望。他聚集了教團中專精於化學的信徒,向他們傳達了麻原「希望讓教團有自衛能力」的計畫。這群信徒中,曾讀過筑波大學化學系博士班的土井正實,便理所當然地成了研發毒氣的負責人。

他還真的成功了。

相較之下,教團開發AK47與炭疽病的過程就相當的不順利。先前曾提到的「龜戶異臭事件」,正是教團在開發炭疽病的過程中鬧出的包。相較於需要培養細菌的炭疽病,只需要調和一些不常見化學品的沙林毒氣,最後成了麻原的「末日武器」。

麻原決定他要做70公噸的沙林毒氣,讓東京成為死城。

松本沙林毒氣事件,便是這個駭人計畫的前導。麻原對於計畫的成果感到滿意的同時,卻也逐漸招來世人的目光。1995年的元旦,《讀賣新聞》首次報導奧姆真理教與松本毒氣事件的關聯。教團首次面臨強制搜索的可能。為此,他們將多數的沙林毒氣處理掉,同時也將部分的設施拆除,以及展開偽裝布置。1月17號發生的阪神淡路大地震,對於教團而言,更是一個躲過搜查的天賜良機。

需要一場重大災難,引開世人對真理教的目光

阪神淡路大地震,這起死亡規模達到6434人、25萬間房屋倒塌、32萬人需要緊急避難,經濟損失達到100億美元的天災,受到了日本國內一致的矚目。由於地震的發生,導致大眾不再關注松本毒氣事件,警方由於警力不足,停止了搜查,並繼續將焦點放在第一通報者河野義行身上。腦洞清奇的麻原於是認為,如果再發生一場社會關注的重大災難,教團便可以再次安全地脫離暴風圈。

教團即將面臨第二次強制搜索,眼看著警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盼不到天災的麻原,於是決定自己炮製一個重大災難。反正,為了實施「日本香巴拉計畫」,遲早需要對日本政府進行某種程度的攻擊。而奧姆真理教已經有了松本沙林毒氣事件的成功經驗,手上也還留著一些沙林毒氣。

3月18日,麻原和一眾幹部們在慶祝新幹部升格的慶賀會後,和以村井秀夫為首的心腹們,在回程的豪華轎車裡,開起了「轎車謀議」(リムジン謀議)討論該如何應對強制搜查。任務為暗殺、綁架、情報取得的「諜報省」負責人井上嘉浩(日本文化大學法學部中退)提議應該使用沙林毒氣製造事件,村井則提出了應該在地下鐵裡釋放毒氣的構想。麻原同意了。

這個駭人的計畫就此成形。

在簡單的商討後,決定將村井負責計畫整體的布局指揮,而現場判斷則交給井上。作為計畫負責人的村井,找來了轄下的林泰男、廣瀨健一、橫山真人與豐田亨作為實行計畫的人選。麻原則在這個名單中加上了林郁夫。

由於目標是癱瘓政府,因此村井選擇了運輸量最龐大的丸之內線、千代田線與日比谷線。接著要處理的,還有另一個問題──已有媒體指出奧姆真理教與沙林的關聯了,他們要怎麼躲開嫌疑?

「不如在教徒的家裡裝炸彈吧?」奧姆真理教的律師,青山吉伸說。

「還有往自己的設施裡扔燃燒瓶,這樣更可以讓輿論認可我們是『反奧姆真理教集團』的受害者。」村井提出了另一個方案。麻原也同意了。可是說起來,燃燒瓶和炸彈這種跟毒氣完全不同項目的攻擊,真能讓奧姆真理教擺脫嫌疑嗎?

最好是啦。

愚蠢幼稚,又非常恐怖的扮家家酒練習──「如何用傘尖刺破塑膠袋」

或許是因為危機確實迫在眉睫,幹部們的行動非常的迅速。麻原與心腹們的會議在凌晨結束後,早上8點多,村井秀夫就召集了除了豐田亨以外所有的預定人選。告訴他們打算在地鐵裡施放沙林的計畫。

「有人有意見嗎?不想做的話現在就提出來。」村井說。然而在場的人一方面對麻原的信仰虔誠,另一方面也深知奧姆真理教的恐怖手段,竟然沒有一個人反對這個計畫。

「之前在霞關站的測試不太成功,噴霧還是要在密閉地點施放的效果比較好。所以這次請在車廂內施行。」村井秀夫說。原來,在3月15日時,井上嘉浩已經帶著山形明、高橋克也等人在地下鐵霞關站試圖用水蒸氣散發沙林毒氣未遂。因此這次的行動,可說是汲取了上次失敗的教訓。

奧姆真理教決定在霞關站一雪前恥。「我們的目標是是警察、檢察官和在法院工作的人,所以目標車站是霞關站。實施的時間是3月20日的上班時間。」根據這個目標,村井選定了會經過霞關的丸之內線、千代田線與日比谷線,並要求施行者在抵達霞關站前的幾個車站刺破塑膠袋,讓毒氣開始發散,以便在列車抵達霞關時,可以順便殺死在霞關站裡的人。除施行者外,還需要另外多出一人擔任司機,負責接應。

最終,他們決定由林郁夫和新實智光負責千代田線、廣瀨健一與北村浩一負責由池袋出發的丸之內線、橫山真人與外崎清隆負責由荻窪出發的丸之內線、豐田亨與高橋克也負責中目黑出發的日比谷線、林泰男與山本繁郎則負責由北千住出發的日比谷線。

3月19日,參與計畫的人員都前往東京,分別進行偽裝、請信徒幫忙租車、丟擲燃燒瓶與設置炸彈等等前置作業。晚上,眾人領完解毒劑後,一起看著車站,進行沙盤推演。井上嘉浩要求眾人選擇在抵達霞關站時,會距離警視廳出入口最近的車輛。

3月20日的凌晨,他們展開最後的集訓。村井秀夫將實行者帶到上九一色的「第七棟」,亦即製造沙林的大樓,接受刺破沙林袋子的訓練。他們用水取代沙林,拿著經研磨過的傘尖,像小孩子打水仗那樣一個個地刺破塑膠袋。眾人之中,只有醫師出身的林郁夫拒絕了這個練習。然而,年輕的廣瀨健一卻用力到傘尖都被戳彎的程度。

天,慢慢地亮了。

Add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