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大利:一個世代的逝去

來源:Ning Hsiang-Hao

「Bergamo在兩週內失去了一整代人,我從未見過這種災難」-Bergamo的喪禮公司跟記者表示.

唉,Bergamo是義大利這次武漢肺炎的重災區。很多台灣人可能沒聽過Bergamo,這是伽利略的故鄉,就是那個發明望遠鏡,從比薩斜塔上面丟東西的伽利略。希望Bergamo不要太慘烈,之後還想去一趟啊…

==
「一個世代已然逝去。」
  
地中海半島國家,義大利在台灣時間今晨(3月20日),正式超越中國所公布的官方數據,成為世界上目前因Covid-19病毒導致第一高死亡人數的國家,累計3,409人。

3,409個生命的結束無論是土葬或者火化都沒有正式的告別儀式。

有些是在家中過世,有的是在隔離區中過世,至於在醫院中孤獨死去的,身旁仍有一小袋裝著個人私物的袋子。而裝著大體的棺木,一個一個在教堂外排隊,等待入土為安。

在義大利疫情受害最深的Bergamo,原本居住人口有120萬,其中佔有高比例的高齡人口。截至週三,已有1,959個因疫情死亡案例,同時,4,305人感染確診。因為死亡人數實在過多,導致義大利政府必須派軍隊運送棺木進入區域內,協助安葬事務。 

Bergamo一帶總計有80家身後事工作團隊。CFB是其中規模最具的一間。自3月1日起,他們已經經手了600場安葬事務。而平日,他們一個月的經手量是120場。

「我們在過去兩週失去了一整個世代。」CFB的主理人,Antonio Ricciardi對自己團隊這段日子的經歷做了這個註解。

他們從未看過這樣的事發生過,而光是目睹這一切便讓人不禁痛哭。

更不用說,全區80家身後事團隊平均每小時各自接到12通電話(新業務)。

棺木短缺,安葬事務難以快速推動成為疫情之外雪上加霜又殘忍的一頁。依照義國的規範,在家過世者所經歷的行政程序會比在醫院病逝者來得冗長。

首先,必須等待兩個醫師進行生理狀態確認。之後,會有一位專業工作者必須在死亡時間30小時內將做死亡確認。

可是,疫情不認人。連到場的醫師都可能是受感染或過度勞累而孱弱著執行業務。殯葬業者同樣也面臨員工感染,導致人手短缺。

缺人缺物資,國家系統瀕臨崩潰。

當地一位老師,Stella向衛報分享了這3,409個逝去生命中的一個究竟經歷了什麼。

有一位88歲的當地男子已發燒了數日,他試圖打電話叫救護車,但卻總是滿線。當救護車終於到了,卻是在該男子在家病逝一小時之後。國家腳步終於抵達,任務卻已從搶救變成安葬。可是棺木不足。所以他們只好把他留在原屋內,並封鎖該屋,禁止親屬進入,直到棺木送到為止。

因為是感染死亡,所以生者無法適當地如過往儀式送別因病死亡的家人。這對精神上造成極大的困難。

在醫院病逝的,同樣也無法獲得如同過去往常的身後待遇。往往因感染防備問題,親屬無法為逝去家人換上合適的衣服,而是必須目睹他們狼狽地,就這麼被放入好不容易等到的棺木。

「無法好好說再見,成為最痛苦的部分。」因這場疫情失去叔叔的Alessandro說道。

事實上,義大利在過去一周內病例增加的比例已達15%。而此刻距離國內首例爆發的2月21日,僅僅只過了四週。  

這也是為什麼,此刻正在義國救援前線的護士這麼形容自己正經歷的一切:

「該怎麼比擬好?這形同一場世界戰爭。」

Add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